password
summary
status
tags
category
date
slug
icon

前言

我记得好久之前就想要写一些东西了——感想、迷茫、近况……但一种甩不掉的拖延症一直缠绕着我。当师弟就“雁栖湖生存指南”向我取经时,我才恍然清醒,原来在雁栖湖校区的研一时光早已结束,一年时间过得是真快啊。
平时我总会想到一些内容,想着“后续把这个写在博客里里吧!“,但毕竟都拖了这么久了 😂,脑瓜子早就清了好几次了,这次还是随想随写吧。

在雁栖湖的日子

“清汤寡水”。说实在的,我感觉研一这一年又是平平淡淡地过来了。就像本科时一样,上课、做作业、学课题相关的知识、闲下来时玩游戏。不出门、不社交,麻木日子和麻木的心情让时间过得格外快。
课堂上的老师都是各个领域的大牛,课堂上的同学都是全国各地的翘楚,与他们接触时,内心中“保持自谦”的那口警钟频频被敲响,不过倒不至于走到了“自卑”的境地,也没有焦虑地盲目效仿追赶,与人交往越深,越是要理智得看到他人的优点,自谦的警钟应时刻系紧。所谓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当是如此。(每次发现生活的感悟与曾经学过的名言警句相交织时,总有种想笑的冲动,欣慰欣慰 🥳。)
去湖里之前,我好像还定了些flag来着:
  • 【运动!】:大失败 ❌!完全没动!
  • 【出去逛!】:大失败❌!鼠鼠我是那么宅 😭,当然也有疫情和交通的问题(这逼地方离市区是真远啊)。
  • 【多社交!】:大失败❌!笑死,根本不会主动社交,单人间里一个人躺床上不爽吗?( 🤣👉 🤡)
  • 【多看书!】:小成功 ✅!买了kindle好歹还是没吃灰,看了一些书。
 
以上flag继续立着吧。

捧起了相机,拍!

受好兄弟小任(@Theodore_Ren)的影响,我在大四时买了人生第一台相机,富士XT1。当时我内心有着“用摄影带我走出门外”的期盼(以及数码收集癖),但行动上并没有响应,当时带着相机出门都考虑这考虑那的:我不会拍、我拍不好、举着相机好羞耻、社恐啊、带相机出门好重啊、不想出门啊……所以我辜负了XT1。后来我又置换了一台佳能卡片机G5X2,期望着便携的随拍随取的设备能实现野望,但期望还是落空了。
时间来到到研一的第二学期,我又置换了一台尼康ZFC,这时我已经在雁栖湖校区待了半年了,可能是这时候迸发了打破麻木的动力,我终于带着ZFC走出了宿舍门。漫无目的地走呀走,脱离手机的枷锁,捧着相机的时间真的很放空,很惬意。我没有羞于“拍不好咋办”的内心自斗,也没有主动用摄影圈的条条框框来学习式地去拍摄,只是想记录。
直到现在,我已经拍了不少照片,每次在回看这些照片时,总会想起我按下快门时的场景,仿佛就发生在刚才。
(等图加载好看看呗👇)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离开雁栖湖的前夜

在离湖的前夜,西区操场办了一场草地音乐节,在舞台的侧方,有一条时间长廊,长廊上挂满了同学们投递的照片,照片上记录着在雁栖湖这一年的人和事。我在长廊里穿梭,用相机二次记录着这些照片,每一张照片都那么生动,让人去猜想光影中记录的故事。
(等图加载好看看呗👇)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后语

不能单一断言在雁栖湖这一年是快乐或是痛苦的。在一个高的视野里,我会苦恼这一年的得与失,会苦恼我那圈地自封的生活;但坠入回忆中,我会想起躺在床上听窗外的乌鸦和蛤蟆吵架,我会想起远处青山上那绵延的长城,我会想起脚边讨食的猫学长,会想起好多好多……在离开的那一天,我清理干净了陪了我一年的小窝,它复原了,就好像我刚来时,就好像我没来过,我关上了门,又伸手敲了敲门,然后拉着行李箱离开。
notion image
notion image
 
团建哦~UCAS